兴宁市人民政府 欢迎访问兴宁市纪检监察网网站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宣传教育 / 警示窗
疯狂抢建博赔背后的贪腐乱象 --深圳市大鹏新区坝光拆迁腐败窝案剖析

浏览次数:10397   发布时间:2015-01-23 11:30

  近年来,随着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步伐不断加快,不少地方都在开展大规模的征地拆迁,然而,相伴而生的是征地拆迁领域违纪违法案件频频见诸报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005年,深圳决定选址位于大鹏半岛的坝光建设精细化工园区,作为深圳市多年来最大的异地安置拆迁项目也随之启动。坝光拆迁高额的补偿标准,使得一些蠢蠢欲动的村民错误地将抢建博赔视作一夜暴富的捷径。部分党员干部内外勾结,滥用职权,收受贿赂,通过各种手段大肆骗取套取拆迁补偿款,给政府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房屋拆除、干部倒下”的现象令人十分痛心。目前,该案党内立案15 人(其中局级2人、处级6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各类人员20人(涉及公职人员9人,社会人员11人),另有18人主动投案,已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4700多万元。

 

  “先天不足”埋下隐患 “集体研究”瞒天过海

  作为深圳近年来最大规模的异地安置拆迁项目,坝光的整体拆迁自2007年4月启动以来,现巳补偿21.47亿元,历经6 年仍有373栋房屋未拆除、部分虾苗场和果树等标的物未征收。经有关部门调査,由于少数拆迁人员收受贿赂后对拆迁项目审核放任监管,甚至同流合污,致使坝光整体拆迁费用由原先预算的19.53亿元陡增至30.17亿元。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历时多年、投入巨额补偿资金的拆迁项目,为何久攻不下?背后暗藏什么猫腻?

  2013年5月,大鹏新区在摸查涉及坝光拆迁的案件线索时,发现案情错综复杂,违建“保护伞”众多,紧急报请市纪委介入。市纪委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当即批示“这应是个涉及人员多、金额大的窝案,虽级别不高,但性质很严重。”分管委领导亲自挂帅,迅速组成“6.25”专案组展开调査。

  专案组按照拆迁赔偿的流程顺藤摸瓜,一条触目惊心的黑色利益链也随之浮出水面。从房屋建成时间、华侨身份认定到赔偿标的测绘、评估、确权、补偿款发放,都有人明目张胆捞好处。贪婪的蠢动之所以能转变为瓜分的盛宴,与执法混乱、监管阙如与制度虚设不无关系。而随后越滚越大的腐败雪球,不过是项目准备“先天不足”埋下的“定时炸弹”。

  拆迁工作启动之初,虽然市、区都成立了相应的领导机构,但是将其中的拆迁工作委托给葵涌街道负责,相关部门当起“甩手掌柜”,对葵涌街道支持不够,疏于指导、监管。有干部反映:“我们不但要搞拆迁,还要到市里跑拆迁款,做了很多不该由街道承担的事”。从拆迁开始至今,18个自然村中仍有9个村从未办理拆迁许可证,另外9个村的已过期。拆迁启动前没有对房屋、果树花木、陆地及海上吊养等作全面细致的实地摸查,仅根据国土部门2000年地形测绘图简单估算,以致底数不清,使腐败分子得以趁乱而人,玩弄手法,串通作弊。各拆迁工作小组补偿口径不统一,靠“放水”解决问题,错误引导村民为逐利恶性抢建博赔,补偿资金如同“面多加水、水多加面”般恶性增加。

  由于拆迁标的物摸底不全、补偿标准不清,又迫于进度压力,遇到困难将大量问题以个案形式推上“领导小组会议”或“联席会议”解决,随意突破拆迁政策和补偿标准,大量违规补偿神不知鬼不觉地混杂其中得以获赔。2010年至2013年,葵涌街道整体搬迁项目共召开75次联席会议,涉及议题673个,补偿类议题572个,解决了1050个补偿个案。

  大鹏新区葵涌街道办事处原调研员何润芳正是通过这一方式蒙混过关,在权力黑箱中完成套现的。2010年下半年,何润芳受指派负责葵涌街道坝光社区村民林某某鲍鱼养殖场的拆迁工作。在一次聊天中,与何私交甚好的林某某向其表露出自己的急切:共获赔房屋11栋,其中5栋违建房屋按规定不能获赔,但他希望何能助其一臂之力,使其尽快拿到赔偿款,并示意对方事成之后他会“识做”地奉上一些好处费。随后,何润芳通过召集相关人员开个案协调会等方式帮助林某某伪造资料,并使其顺利办完了相关的拆迁赔偿手续,多拿了1482万的补偿款。

 

  歪风盛行沆瀣一气  査违不力全面失控

  “天欲其亡,必先令其狂。”受拆迁赔付利益的诱惑,一些村民借机掀起了抢建的风潮,很多人都想搏一搏,有一两户带头建了,其他人就纷纷跟风抢建,不仅见缝插针地抢、加、改、扩建房屋,还在海上抢建渔排、蚝排,甚至用巳拆除未销毁的渔排重复搭建博赔。抢建者与执法人员玩起躲猫猫,你白天来检查,我就半夜偷运;你从陆地上设卡阻拦,他们就租各种小渔船,暗地里从海上偷运建筑材料。海上被堵后,更有甚者就干脆上山挖祖坟。违法抢建规模之大,风气之盛,令人叹为观止。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顶风抢建的总是见不了光。要保证那些抢建建筑不被拆除,并漂白其“违法标签”从而顺利确权获赔,唯有向街道执法队“进贡”才是“王道”。于是,掌握“查违”和“确权”两项生杀大权的执法队就成为村民攻关的对象,而少数执法队干部也乐于与村民“合作共荣”。

  如村民吴小强抢建房屋13栋、获补偿款1755万元。据他交代,“在坝光抢建房屋,有市场价。为了不被拆,每栋房屋都要送给执法队员3万元好处”。村民廖某某说:“坝光人人都在抢建博赔,我如果不抢,自己都觉得傻,而且抢了送点钱也不会拆”。街道执法队协管员王某某收受村民贿赂充当“保护伞”,并认为“别人确实从自己这里得到好处,不拿白不拿”。

  “乱”生腐,腐必“乱”。葵涌街道执法队不少队员将原则、底线被抛在一边,纵容、包庇、参与违法抢建,有的甚至按栋数明码标价收钱,自觉不自觉充当了“保护伞”。街道分管执法队的领导,执法队大队长、副大队长以及中队长因腐败问题几乎“全军覆没”。值得一提的是,执法队副队长连立新受贿很有自己的“原则”——不熟悉的人不收, 只信任同自己在劳动站共过事的“死党”黄伟明,先后多次收受黄的贿赂62万元,违规为多名村民的20多栋违法建筑确权。

  面对查违执法的失职渎职,区、街道领导自然难脱干系。时任坝光拆迁安置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龙岗区委常委熊某某曾提到:“2009年,有人向我举报坝光违建问题比较严重,我连夜到现场看到,坝光抢建工地热火朝天……”街道执法队长张庆云也大吐苦水:“街道主要领导对暴力抗法视而不见,执法队孤军作战得不到支持,造成查违执法难、拆除难”。由于区、街道领导对坝光违法抢建潮的严重性、危害性认识不够,未全力查违,致使片区内违法抢建全面失控。据统计,坝光拆迁建筑物总面积从2007年的25.18万平方米增至2013年的40万平方米。

 

  审核不严流形式  监督弱化盲点多

  每一个拆迁环节背后都孕育着巨大的利益,基本上都可能有产生腐败。从评估、测绘、确权到补偿款发放,整个过程环环造假,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其中“房地产加、改、扩建建成时间”和“华侨身份冒名顶替权利人”这两项尤为突出。在这两个方面,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只要“睁只眼闭只眼”,高抬贵手,就能使抢建的违法建筑按最高标准获偿,为抢建者带来几十万、上百万的惊人暴利。

  为博取利益最大化,许多村民与公职人员“勾肩搭背”,“收买”工作人员,使其不仅放松监管,而且主动支招,甚至“猫和耗子结伙偷油”。社区、民政办、侨办、查违办等10多个部门,对明知是虚假的资料逐级签字,一路绿灯,审核把关形同虚设。更有甚者,直接对盖公章明码标价,只要给钱就能盖章。

    据统计,葵涌街道登记在册的坝光籍华侨仅463名,申报获赔的“华侨”竟达1100多人,涉及金额11.2亿元。如外地人纪某某,用2名非坝光籍华侨冒充权利人,当着拆迁工作组干部的面伪造“委托代理书”,拆迁干部不仅不制止,反在见证人栏签名确认,随后各把关环节不作核实就签字盖章,骗取了518万元补偿款。又如大鹏新区葵涌办事处基建拆迁办雇员的张福顺,为了博取政府的拆迁赔偿款,与他人合作加建、抢建、扩建四处房屋,从中获利人民币171万元。对于确权审核表上部分信息并不符实却依然顺利通过的事实,张福顺也颇感意外:“我在街道基建拆迁办是雇员,并没有什么权力。确权是按照正常程序申报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蒙混过关的。”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的撒手也使得这些腐败乱象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监督机关疏于对拆迁干部经常性的廉政教育和针对性的诫勉谈话,监督非常薄弱,甚至街道办原副书记、纪工委书记、坝一村拆迁工作组长陈贤武也涉案落马。他帮助别人骗取补偿款,并收受他人贿赂15万元后仍感不够,扬言“我一个电话都不止15 万”。

  在测绘、评估等环节,监管不严的问题同样存在。这些环节恰恰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一些测绘评估公司工作人员收受村民巨额贿赂,出具失实的测绘、评估报告,为虎作伥,失去应有的制衡。有些测绘评估公司通过贿赂手段中标坝光拆迁项目,如深圳勘察测绘公司贿赂大鹏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刘东松而中标坝光测绘项目。

 

  上行下效牵出“一窝”  治本清源续推发展

  在此次查处的29名党员中,既有区、街道领导这一的“老虎”,也有执法队协管员这样的“苍蝇”,共涉及贿赂金额1418万元,涉及13个拆迁工作组,占全部18个工作组的72%。部分领导干部丧失党性原则,目无法纪,收钱办事,下属工作人员上行下效,变本加厉地捞钱。街道拆迁办主任、坝光田寮吓村拆迁工作组组长黄伟明胃口之大令人震怒。黄不仅涉嫌行贿、受贿,参与民间高利贷,混迹地下赌场,还把黑手渗透到坝光拆迁评估、测绘、确权、补偿款发放等各个环节,激起极大民愤。

  揭开这块拆迁利益灰幕,可见权力管道交错嵌合,几乎每一环节都有权钱媾和之影,投射出葵涌街道党组织的软弱涣散。6年中,葵涌街道书记、主任调整了8人次,坝光18个拆迁小组干部频繁调换,拆迁工作缺乏连贯性。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坝光这场危害深广的“区域性腐败”窝案带给我们的教训极其深刻。当贪腐蔚然成风,当水源变污变浊,败德毁行之事触目皆是,鲜有不为流俗所染之人。只有参与腐败才能弥补被腐败侵蚀的利益,这是一个个监守自盗、同流合污的违纪案例所暴露出的可怕逻辑。唯有剜除腐肉,正风肃纪,坚持教育监督、完善制度、规范程序、严查严惩多管齐下,坚决消除滋生腐败的病灶,才能有效遏制征地拆迁中的腐败问题,推动社会风气的好转,维护改革发展的大局。

  由于本案涉案人员众多,为尽快完成调查工作,支持坝光整体搬迁,市纪委分管委领导带队赴新区召开案件通报会,宣布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政策,鼓励干部群众重新投人到大鹏新一轮的建设发展中去。警示教育的效果也随之彰显:新区干部群众广受震动,10天内先后有18人主动投案,其中包括党员、公职人员14 人,村民3人,评估工作人员1人,上缴违纪金额296.3万元。

  如今,坝光片区巳恢复了原有清新,注入了新的活力。根据3月20日深圳市公示的《坝光片区法定图则(草案)》,坝光今后或将建成生命枓学小城,规划中的坝光古树依旧、海趣依然,科技共山水一色,新城与产业起飞。新区、街道的党员干部也渐渐卸下了沉重的思想包袱,重整旗鼓、再次上路。但愿这一深刻而沉痛的教训能够真正转化为当地新一轮发展的动能,并敲响更多基层公职人员的警醒之钟,使其以案为鉴,以案为戒,以案立规。

                          --摘自(《广东党风》/董曼虹、深纪宣)


主办:中共兴宁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兴宁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兴宁市青眼塘路市委大院内 电话:0753-3382323 3390638 管理邮箱:xnjw3390638@163.com